yabo88-明星文化背后的情感需求不容忽视

追星对满足青少年的情感需求和自我成长有重要意义

2019年,因公共领域的亲密关系课题,开始了追星研究,采访了80多名粉丝和相关专家。在研究过程中,我发现追星确实有消极的一面。例如,花费太多时间,花钱,轻松地站着等。但是青少年热衷于追星的原因是追星本身对满足青少年的情感需求和自我成长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这就是我们目前对学业过于重视和忽视的一面。(莎士比亚)。

首先是看到和伴随的感情需要。看到和某人在一起其实是青少年非常重要的需求,但在日常生活中青少年更关注成绩,对他的评价往往围绕成绩展开,其他需求和感情表现往往处于被压迫状态,追赶性成为合理的出口之一。因为追星,所以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看到了彼此,这种例子与成绩无关,与自己的个人属性有关。(威廉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和)在一起追星的过程中,也产生了感情的共鸣。在微博上经常能看到喜欢偶像,自称从抑郁症中出来的粉丝,虽然很难分辨真伪,但这种真实的自我表现出来的欲望和感情陪伴对青少年来说是成长过程中的重要部分。

其次是对他人的需求,用粉丝的话来说是对爱情的发展。采访时经常看到粉丝们有特别朴素的感觉,但在其他地方已经很少看到的感情。也就是说,偶像给了我这么多,他给了我榜样的力量,给了我幸福的感觉。那我用什么报答他呢?一位李宇春粉丝回忆自己高中时和其他玉米一起买了李宇春碟片,寄一家理发店、超市,希望能播放李宇春歌曲,更好地发展自己的偶像。(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这种想为别人做点什么的心态非常真实,是青少年无法珍惜的地方。(萧伯纳)生活中。

从弗洛姆的角度来看,爱情本质上是给予,心理学家齐克朱温也认为人类在发展爱情时倾向于帮助别人。但是这一点在青少年身上几乎没有实践的机会。有时候,除了公益,偶尔想为家人做事的话,可以快点说要做作业。因此,追星是他们为他人奉献的实践,很多时候,为他人感受到自己价值的快乐使星星更“上”。(另一方面)。

再次是成就感。青少年对成就感的要求是归属感问题,即我是谁,我能做什么,我能对世界做出什么贡献,这对他们的成长至关重要。但是大部分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很难获得成就感,所以对自己的认识往往会受到困惑。男生玩游戏,女生追星成为获得成就感的重要方法之一。很多青少年追星后增加了PTA、编辑、翻译等很多技能。

最后是社会需求。日常生活中有很多女孩喜欢的明星。就像很多男孩在玩游戏一样,如果完全不追星,可能就不能融入人们的交流,追星也能认识自己生活圈以外的人。(威廉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女人)对青少年来说,常年困在学业中是他们离开学业,寻找社交空间的方法。

从看和陪伴、为他人付出、成就感、社交欲望四个角度看粉丝的很多行为,就能理解背后的动机和合理性。而且,从目前的顶级明星来看,带坏青少年的可能性很小,在目前竞争激烈的环境下,能成为“顶级”的大部分都有自己的特长和努力的一面,品格上出现问题的也相对较少。因此,盲目反对青少年追赶不利于青少年成长。

警惕积极的情绪需求走向极端

真正需要担心的是,这四种情感需求本身都是积极的,但走向极端往往会使积极的一面变成消极的。简而言之,饭圈文化有两个特点,追逐性的积极价值可能会被破坏。

第一,青少年缺乏应有的爱情教育,完全不考虑人与人之间的责任界限,往往只看立场,不看事实,容易以爱情或正义的名义肆无忌惮地行动。例如,可以通过所谓的“撕逼”来提高团体凝聚力。

在这个过程中,事实是什么?爱一个人不是可以做所有的事吗?别人犯错误是我犯错误的原因吗?如果不为自己做事,天生具有正义性,能不顾别人的利益吗?(正义)。……部分青少年中缺乏关于爱情的教育,所以不考虑喜欢一个人或讨厌一个人的方法,容易被营销号牵着鼻子走。

我在进行家庭研究的过程中发现,很多父母也可以强调我是为了你。(威廉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家人)因为对你有好处,所以不考虑你的私生活,可以随心所欲地进入你的空间。所以一旦你犯了错,我可以打你。所以可以控制你的行为.这些逻辑就像很多青少年对偶像的爱一样。所以饭圈文化的问题也是我们成年人对青少年错误的爱情教育的结果。

第二,最严重的是,整个饭圈文化都内在有商业资本的逻辑。也就是说,不对此进行反思,讲道理变成堂堂正正的行为规范。

在社交时代之前,明星的价值主要依靠作品。但是社交媒体出现后,出现了偶像这种新的明星类型。与过去不同,偶像的价值由作品、人设和话题决定,资本方面在决定谁代言时看数据,看货物能力的新模式改变粉丝和明星的关系。

粉丝的数据和氪金的行为都遵循资本经济的逻辑。其中营销号、职业粉等起到非常重要的煽动作用,将商业逻辑包装成对偶像的爱和支持,传播出去。特别是设置竞争对手,刺激青少年的神经,使他们凝聚起来,完成资本的KPI。(威廉莎士比亚、温斯顿、竞争者、竞争者、竞争者、竞争者、竞争者)例如,在购买偶像广告的产品时,饭圈特别重视所谓的1分钟购买量及其清空时间。受访者这样举例。“例如,一个口红盒装了10万份,如果明星A在1分钟内清除了8万箱,明星B只清除了2万箱,就会被明星A的粉丝嘲笑为‘块状’。”商业资本的操纵是娱乐圈合法性最高的。粉丝们希望自己的偶像成为人,获得高的社会地位,通过网络数据生产帮助他们获得各种商业资源。

  当对一个人的爱被资本利用,被资本的逻辑捆绑,而粉丝的群体又足够巨大的时候,饭圈文化就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个贬义词,几乎所有的顶流的粉丝都是让人讨厌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们的粉丝数量庞大,而且完全用资本的一套在运作,失去了“爱”本身的意义和价值。

  这里也必须强调,这两个负面逻辑不仅仅存在于饭圈。而由于我们对青少年情感价值教育的缺失,使得商业逻辑长驱直入地入侵到青少年价值观,因此这个问题看上去更为普遍和严重。

  青少年情感价值教育这一课亟待补上

  对青少年进行情感价值教育显得越来越重要。情感价值教育是指对青少年进行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教育,教育学家杜威认为这一方面的学习比知识的学习更重要,因为这是自我成长的基础,是青少年在未来应付生活历程中所遇到的各种环境的基础。我国也在上世纪90年代的新课程改革中就强调了情感价值教育的重要性,但是,由于学校和家庭太过重视学业成绩的教育,这一方面的教育从目前来看是极为缺失的。

  很多人说:粉丝行为,偶像买单,偶像应该承担起教育或管理粉丝的行为。这种想法其实非常危险,这等于把教育的重任寄希望于明星。明星可以有一定的引导作用,但不可能起到管理或教育的职能。明星本身是资本运作中的一个环节,更不可能超越商业逻辑来进行青少年的行为规范,偶像能够做到自己行为不失格就可以了。当然,现在的明星也越来越有责任意识,会引导粉丝把给予的爱更多地投入到公益中去,但是,这仅仅是情感价值教育的一部分。

  情感价值教育的职能应该更多由家长、学校来承担。在情感价值教育中,要有能抗衡商业逻辑的基础,才能使得大部分人能很快明白有些斗争的负面问题。我们应该更多关注青少年在追星过程中的需求,假设要取代追星,那么我们用什么去满足孩子的那些情感需求?如果一味地禁止,只能是拱手让出教育权,孩子更容易被资本和极端的力量所影响,而这才是最危险的。

  所以,在今天这样一个资本无处不在,孩子已经成为互联网原住民的时代,重新强调和设计一套情感价值教育已经刻不容缓了。

  (作者沈奕斐为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

yabo88-明星文化背后的情感需求不容忽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